?

屬地下發與測繪眾包成趨勢,高精地圖頂層設計該怎么做?

?? 日期:2020-08-21???? 來源:中國汽車報網????瀏覽:360????評論:0????
核心提示:作為無人駕駛汽車落地的關鍵,高精地圖一直都受到較為嚴格的政策和法規管理,國家對測繪行為也有嚴格的管控,包括限制企業采集、

作為無人駕駛汽車落地的關鍵,高精地圖一直都受到較為嚴格的政策和法規管理,國家對測繪行為也有嚴格的管控,包括限制企業采集、編輯加工和生產高精地圖,限制車輛在使用高精地圖時進行感知與定位,禁止在地圖中表達敏感信息(如道路坡度、曲率等),地圖公開發布前必須進行偏轉加密等?;诖?,汽車行業要求逐步放開對地圖及測繪限制的呼聲越來越高。

在守住國家安全底線同時,為持續加大地理信息“放管服”改革力度,服務新業態發展,近期《測繪資質管理制度改革方案(征求意見稿)》《測繪地理信息管理工作國家秘密范圍的規定》《2020年自然資源部網絡安全與信息化工作要點》等文件陸續公布,給無人駕駛等新業態的發展帶來了重大機遇。不過,高深智圖副總經理、DeepMap中國區創辦人何慶近日表示,與其寄希望于地圖管制的進一步放寬,不如通過合規的框架體系來進行數據采集與研發工作,“高精地圖的屬地下發與測繪眾包”就是值得展開探索與實踐的解決方案之一。

實現自動駕駛的關鍵

正如清華大學車輛與運載學院院長楊殿閣所言,從整個產業發展的角度而言,高精地圖是實現自動駕駛的關鍵技術之一,未來高級別的自動駕駛,特別是無人駕駛必須在高精地圖的基礎之上完成。在車路協同發展的過程中,高精地圖扮演了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無論是車企的ADAS應用、提供AR車載導航服務,還是路端的運營商想要提供多源信息匯聚增值服務、公開道路優化運行,亦或是政府部門進行交通仿真、統一安全管控等,不同場景下雖然要求不同,但共同點都是需要高精地圖作為支撐。

但出于對國家安全的保護,我國對導航電子地圖的采集、制作、發布、出版有嚴格的要求。“首先是資質限制,不過近年來相關部門在準入門檻上做了調整,批準更多企業進入。”楊殿閣指出,其次是對地圖內容的審查,道路數據中不包含坡度和海拔等信息,同時加入插件對數據進行再處理,但插件處理之后與真實的精度存在偏差,對自動駕駛功能的實現會有影響。“在現有管理機制和體制下,高精地圖的動態更新、眾包采集和數據共享較難實現。”楊殿閣直言。

為適應產業發展,推動技術進步,主管部門正在逐步放松對高精地圖的管制。6月18日,自然資源部和國家保密局正式印發《測繪地理信息管理工作國家秘密范圍的規定》,與舊版相比,在一定程度上擴大了非秘密數據的范圍,例如大比例尺地形圖秘密范圍由6平方千米調整為25平方千米,且沒有限定長寬比例,可以覆蓋很長的距離;今年7月23日,自然資源部發布了《測繪資質管理制度改革方案(征求意見稿)》,改革后高精地圖資質將在甲級基礎上增加乙級資質,導航電子地圖制作測繪資質申請門檻有望降低,測繪資質專業類別、歸并等級設置大幅精簡。

眾包制圖歸屬“測繪成果”

據業內人士介紹,目前針對不同級別的自動駕駛技術,形成了三種高精地圖的商業化落地模式:首先是滿足L3級自動駕駛技術需要的集中制圖,由專業隊伍利用采集設備進行規?;杉?,集中繪制而成;其次是面向L4級技術的“眾包制圖”,依靠用戶(車輛)采集數據回傳至云端,分析處理后發到車端,其更新頻率高于集中制圖,更新成本也較低;第三種是車路協同制圖,針對最高級別的L5級自動駕駛技術,通過路側傳感器采集路面信息與車輛行駛數據,實時分發給車輛。

當前,集中制圖已經不存在技術層面的障礙,2019年由中國測繪科學研究院開發的新版偏轉插件,誤差可控制在20cm以內,已經能夠滿足L3級自動駕駛要求,主要障礙在于法律法規層面,例如《道路交通安全法》及其《實施條例》將車輛駕駛負責對象限定為人,實際上限定了L3級自動駕駛車輛的上路行駛。因此,目前最受關注和重視的是面向L4和L5級別的高精地圖。

不少汽車企業在進行“眾包制圖”時感到掣肘重重:一方面,眾包方式涉及測繪資質、加密、審圖等問題,現有地圖管理規定不適用;另一方面,當前不同參與方的高精地圖測繪方式不同,可分為計算機視覺、激光點云、毫米波雷達等不同類型的特征地圖,若不同車型回傳的數據類型和格式沒有統一,則難以形成規?;臄祿貍骱透履J?。但事實上,由于L4級別自動駕駛汽車量產還尚需時日,“眾包制圖”并不屬于傳統意義上的地圖,更多可定義為“測繪成果”,上述掣肘可以規避。

“由于事關國家安全,地圖方面管制不太可能放松。但如果汽車企業只是需要進行數據采集與研發,完全可以在合規的框架體系內進行。”何慶指出,自動駕駛車輛利用自身攜帶的激光雷達和攝像機,在道路上所采集到的數據,屬于非基礎測繪成果,而按照《測繪成果管理條例》規定,這一領域的管理權歸屬于數據屬地的測繪主管機關。

此外,相關法律規定,具備測繪資質的企業可以按照規范持有測繪成果。因此,車企只要具備測繪資質中的地面移動測量資質(這一資質的申請相較“導航電子地圖資質”更易獲得),就可以在遵循現有法律規定的基礎上進行地理空間數據的采集與研發。當然,這僅限于中國車企的研發測試階段,何慶強調:“如果要在量產車輛上搭載地圖,還是需要有資質的圖商去申請審圖號,成為導航電子地圖,然后才能裝車銷售并提供服務。”

頂層設計需政府主導

基于此,何慶提出,自動駕駛示范區所在的測繪主管部門應主動探索新的管控模式,承擔起自動駕駛傳感器數據審核的責任,在政策方面給予支持,從而調動起產業的積極性。具體而言,主管部門可先建立一個專網,用于車輛感知數據的上傳;其次,對于上傳的數據,屬地管理部門按照時間和空間進行集中脫敏處理,刪掉少部分涉及到保密問題的數據;最后,將高精地圖以測繪成果的形式,提供給車企或一級供應商,當然,前提是對方具備測繪資質,這也就是何慶所說的“高精地圖的屬地下發與測繪眾包”解決方案。“這樣做不僅可以推進自動駕駛產業的落地,還有利于推進新時代測繪行業的發展,促進智慧城市建設。”何慶如是道。

“政府應當成為高精地圖體系頂層設計的主導者,集結高精地圖產業鏈上下游核心力量建設基礎地圖平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業內專家舉例道,日本惟一從事高精度基礎地圖數據和定位服務的公司是Dynamic Map Platform,由政府主導,車廠、圖商等產業鏈上下游合資成立。據了解,該公司在2018年已經完成了日本境內全部高速公路數據的采集,長度約3萬公里。

除此之外,國家還應在推動高精地圖數據內容、接口格式等標準制定,規范地圖描述方式和產品形態以及設立專門示范區方面開展相關工作。“在不影響國家安全的情況下,在特定區域內放寬政策限制,鼓勵高精地圖測試,如地圖數據加解密、眾包更新、車路協同制圖等技術驗證。”上述業內人士表示,這將為管理部門改進現有管理機制、企業進行地圖技術研發提供測試土壤,推動高精地圖技術的快速發展和產業化落地,最終推動高級別自動駕駛技術早日實現。
 

聲明: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
 

?
?
更多>同類產業資訊
0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最新產業資訊
熱門產業資訊
?
福州麻将怎么玩图解 娱网棋牌安卓下载 福彩湖北快3走势图和跨度 4.2雷霆vs公牛录像 友乐河南麻将 星悦福建麻将官网 快乐十分开奖即时 贵州快3跨度走势图基本 4月2公牛vs雷霆 2019海南琼崖麻 北京麻将馆音乐 排列五专家预测99%准确 天津十一选五分布 甘肃十一选五官网 gpk捕鱼大富翁下载 闲来麻将长沙麻将 腾讯麻将怎么开好友房